理想上市:最坏的年份,中国造车史上最好的IPO

「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,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。」

「我接下来会消失 20 个小时,有困难找 CFO、GS、MS、UBS、CICC。」

北京时间 7 月 29 日晚上九点多,李想在上市前夜发出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

但令人意外的是,李想「消失」的时间并非飞往美国纳斯达克的敲钟现场,而是在公司的会议室里连夜处理上市前已经超额的认购事宜。

早在 7 月 10 日,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(FORM- 1)。

在 IPO 认购启动后,因为备受投资人青睐,理想汽车提前锁定超额认购。其中,美团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王兴和王慧文分别认购了 3000 万美元和 2000 万美元。

据说因为认购火爆,最终让理想的敲钟时间也比原来提早了一天

7 月 30 日晚,理想汽车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证券代码为「LI」,首次公开发行 950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(「ADS」),每股定价11.50 美元,高出此前每股 8-10 美元的定价指导区间。

这意味着,理想汽车的 IPO 市值将近百亿美元

这一夜,理想正式成为了美股市场上继蔚来汽车之后的第二家造车新势力。李想本人也在 40 岁之前,成功带领第二家公司上市。

1.新能源赛道上的另类玩家

2015 年 6 月底,李想正式卸任汽车之家总裁。一个月后,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成立。

车和家成立之初,规划是做两款车,一款是小而美的SEV(小型智能电动车),一款是中大型SUV

2017 年 12 月,车和家首款量产车型 SEV 上路,这款小巧的纯电动低速汽车,定价不到 5 万元,面向共享出行,续航里程超 100 公里,支持自由换电、OTA、4G 网络覆盖等功能,可以满足城市 1-2 人短途出行需求。

但由于法规政策的原因,SEV 所属的低速电动车当时还处在灰色地带。李想原本预计最早在 2016 年会有低速车相关的法规出台,实际到了 2018 年法规还没有音信。

最终,SEV 项目停止。

2018 年 10 月,理想 ONE正式发布,定位豪华中大型 SUV,NEDC 续航 700 公里,主打没有续航里程焦虑,售价 32.8 万元。

市面上的其他新能源车都不同,理想 ONE 采用的是增程式技术。

简单来说,这种技术是通过增程器将汽油转化为电力来驱动电机,多出来的电量则会存储在电池中,再通过电池供电给电机驱动车轮。

为什么没有选择做纯电动车?

李想有自己的考虑。

在日本市场,增程式电动车日产 NOTE 已经成为销量最高的车型。

2018 年,其以 13.63 万辆的成绩成为日本市场年销量冠军。而日本车主所面临的充电条件与中国非常相似的,那就是充电桩安装困难,充电资源依然稀缺。

2019 年 12 月,首批理想 ONE 启动交付。

到今年 6 月,理想 ONE 的交付量已经突破1 万辆

其中,今年二季度理想汽车交付量为 6604 辆,环比增长 128%。交付量提升也让理想汽车的毛利率从一季度的 8% 提升至二季度的 13.3%。

这一水平距离特斯拉的 25% 仍有一定距离。

截至目前,理想拥有员工超3200 人,与蔚来、小鹏相比,理想是新造车中团队规模最为精简的公司。

李想曾表示,理想只有两个副总裁,连高级总监职位的人都寥寥无几。

理想内部秉持着极度节约的「抠」厂文化。即便是当晚上市的现场,也只是在理想 One 的交付中心内,摆放了一辆汽车和一个敲钟台、几十个高脚桌。

截至 6 月 30 日,理想全国共有 21 家零售店,18 家交付中心以及 17 家服务中心,并且拥有超过 700 名销售和服务人员。

2.车型晚于蔚来上市,IPO 进程快过蔚来

在理想之前,蔚来汽车已经在 2018 年上市。

两家公司同属造车新势力的行列,李想和李斌也有很多渊源,并且至今互为股东。蔚来和理想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做一些对比。

在 IPO 前,理想汽车共完成 8 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利欧股份、经纬中国、明势资本、王兴、美团、字节跳动等,累计融资金额超过 20 亿美元(约合 139 亿元)。

而蔚来在 IPO 之前共完成 5 轮融资,融资总额 150 亿元左右,投资者包括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高瓴资本、红杉中国等机构。

蔚来汽车于 2018 年 9 月 12 日在纽交所挂牌,据招股书显示,当时蔚来最高募集资金 15.18 亿美元,发行区间为 6.25 到 8.25 美元。

蔚来的最终发行价为发行区间的下限——6.25 美元美股,募资金额相比之前的目标也大幅缩水。

相比之下,理想汽车 IPO 定价美股 11.5 美元,高出此前美股 8 – 10 美元的定价指导区间。

还有一点不同的是,IPO 时蔚来仍处于大幅亏损状态,而理想单季营收目前处于小幅亏损状态。

招股书显示,蔚来 2018 年上半年销售额接近 700 万美元,亏损高达近 5 亿美元。

与之相比,理想汽车今年第二季度净收入 19 亿元,较第一季度环比增长 128.6%,毛利率从第一季度的 8% 进一步增至 13.3%,净亏损从第一季度的 7710 万元减至 7510 万元。

今年第二季度,理想汽车一共交付了 6604 台理想 ONE。

在上市时,李斌和李想,分别都是各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2018 年 8 月 IPO 后,李斌持股为 14.5%,拥有 48.3% 的投票权。

在 IPO 前,李想持有该公司 25.1% 的股份、70.3% 的投票权,为第一大股东并拥有最大投票权。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有理想汽车 23.5% 的股份,为第二大股东。

现金流方面,蔚来 IPO 时,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 70 亿元。

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,理想汽车拥有 4.517 亿元的正向现金流,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 37 亿元。

3.李想的贵人

汽车制造是资本密集型行业,造车新势力几乎都面临过融资窘境,理想汽车也不例外。

李想在上市现场感谢了3 个人,分别是理想汽车 CFO李铁,理想汽车投资人、经纬合伙人张颖及李想在河北的一个朋友。

李铁是他认为最好的CFO,「完成了中国造车史上最好的 IPO」。

据说,张颖在危机时刻救过理想 3 次。

理想汽车上市前夕,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发布公开信。

他认为,李想是一个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本质的人,在他的过往经历中,充满了许多大胆而特立独行的选择。

同样多次投资理想的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说,在 2016 年,一些造车新势力还处于「PPT 造车」阶段时,李想就开始思考从组织方式上将互联网产品经理、汽车工程师、销售人员安排在一起,通过集中协作的方式完成任务,这种方式对于研发智能汽车是非常重要的。

不过,除了明势资本和蓝驰创投等投资机构的支持,理想汽车的融资并不顺利。

当时,李想见了一百多家 VC、PE,大家都觉得挺好的,但最后都没有投。

「把你所有有钱的哥儿们,去拜访一遍,怎么都得活下去。」张颖当时对李想说。

后来李想遇到了王兴

事实上,王兴从理想汽车成立初期就经常前来考察,只不过他对增程式技术也并不信服。

直到后来完成试驾理想 ONE、派人实地走访理想汽车线下门店等一系列考察后,他才最终决定投资理想汽车,这时已经到了 2019 年下半年。

2019 年 8 月,理想汽车宣布完成 C 轮融资,由王兴个人出资 2.85 亿美元,领投理想汽车 C 轮融资,美团点评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出资 1500 万美元、字节跳动跟投 3000 万美元。

今年 6 月,媒体报道称,理想汽车将获得 5.5 亿美元 D 轮融资,由美团领投 5 亿美元,李想个人跟投剩余 5000 万美元中的 3000 万美元。投后估值为 40.5 亿美元。

据一位投资人向汽车之心透露,当时理想汽车的现金储备至少有10 亿美金

王兴的入局,让理想汽车在造车资金上不再那么紧张,对下一步的扩张可谓及时雨。

李想前不久对外表示,接下来的扩张将主要体现在这几方面:

(1)为了提升交付量,理想汽车将原本要在今年开 20 家店的目标,改为 60 家店;

(2)技术研发上,理想将原计划在 2021 年启动的 L4 自动驾驶技术研发,改为在今年开始启动。

在这一批造车新势力创始人中,1981 年出生的李想年纪最小。

从量产车问世时间看,理想汽车的第一款量产车理想 ONE 量产交付之前,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的首款量产车已经完成交付,并接受着市场的检验,理想 ONE 也可谓姗姗来迟。

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,理想的收获还是非常喜人的。

「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,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。」

上市当晚的 11 点,王兴在饭否上写道。

王兴这天没有出现在理想汽车云上市的现场,但他对于理想汽车的日常安利没有缺席。

「汽车之心·行家说」预告

8 月 6 日周四晚上 20:00,白犀牛联合创始人兼 CTO 夏添博士将带来主题为《自动驾驶在即时配送场景下的渐进之路》的分享。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预约收看直播。

本文为汽车之心原创文章,作者:姚旭阳,如需转载,请联系授权。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